首页 商山文艺 美文欣赏 正文

散文:用真情拥抱世界

字号: 2012-10-26 10:39 来源:商洛新闻网 我要评论(0)

如果说小说是别人悲欢离合的故事。诗歌是醉酒者的吟唱,那么散文便是自己一个人走在路上看到的风景。中国是散文大国,好的散文作品比商洛山山上的树还多。要细细道来真像老虎吃天,没处下爪 。我们不妨解剖一只麻雀,从我市近年在全国颇有影响的李育善的散文《寒风里的拥抱》说起。这个小故事是在西安的一个饭桌桌上说的,当时我就在场。老李是个有心人,回来写成了文章,后来得了省上的报纸副刊奖,还被好多网站转载。这篇文章如下: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

二十多年前,青海一家报社接到上级任务,要派一名记者去采访几百公里外沙漠里的养路工。当时报社的记者全都下去了,只剩下大学刚刚毕业的小李。她热情活泼,爱说爱笑,可爱得像只藏羚羊。领导用商量的口吻对她说,她痛快地答应了。
  这天一大早,她随某军分区政委乘吉普车出发,颠簸了两天才赶到。眼前一望无际的沙漠让她激动不已,她匆匆跳下车,在软软的黄沙里打着滚,再看那宽阔的公路,就像一条黑色的飘带在沙漠里飘荡。她高声喊着:“太美了,太美了。”完全被这广漠的景致陶醉了。政委像看自己女儿一样欣赏着她的一举一动,然后严肃地说:“这地方可不是好玩的,白天蒸笼一样,晚上冰窖一般。”说着一指前边道:“这里最大的敌人是孤独,你看,除了道班十几个人,方圆百里没人烟。”
  他们缓缓走向道班,所有的房门都开着,就是不见一个人。政委半开玩笑地说:“这里的工人一年都见不上一个人,更别说女的了,你可要当心呀。”到了晚上,宁静的道班热闹起来,歌唱声,吵闹声沸腾着,是工人们收工回来了。
  没等大家洗把脸,班长一声哨子把大家又集合在院子,大家以为又有什么紧急任务。等都站好了,班长激动地说:“军分区政委带……带来美丽记者看我们来了,大家欢迎。”在一阵热烈的掌声里,政委领着小李走到队伍前面,说这次来是宣传大家的奋斗精神,连夜晚都要逐人采访。
  朦胧的月光下,看见一位长辫子的女孩,个个睁大眼,屏住气,直勾勾地看着,政委的话没一个人听进去,连班长宣布解散,也没一个人散开,都整整齐齐地站着,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这位阳光的女孩,心里狠狠地骂:月亮狗东西咋不再亮些,让我们好好看个够。
  晚饭后,整个道班像过年一样热闹,小李在采访某个人时,其他人就在门前走来走去,争着说话,指望在电灯光下把人家看个清楚,可她只是低头写着,偶尔抬头也只面向被采访者,人人都盼着早点接受采访。
  采访结束了,大家挤到一间房子说着小李怎么怎么漂亮,可问一问她长得什么样,大家面面相觑,因为刚才谁都没敢面对面看人家,一个个犯人似的,红着脸,低着头,搓着手,回答着问题。这下都气愤地骂自己没出息,明天人家就要走了,多长时间能见到女人,真难说呀!这一夜,工人们都没睡着,盼着天早点亮,好好看一眼小李,哪怕是半眼也心满意足了。
  第二天天刚亮,工人们已穿着军大衣列队在大门口,寒风刺疼着他们黑黝黝的脸,大家依然精神抖擞着。政委来到小李房间,商量着说:“小李呀,他们在这里很辛苦,好几年没见女人了,还想再看看你,你看行不?”小李脸微微一红,感激地点了点头。
  长长的军用棉大衣,红艳艳的围巾,长长的黑辫子,好漂亮的小李哟。她高兴地在工人队伍前走了三圈,微笑地看着每一位,在男人们渴望的眼睛里心潮澎湃。
  临走时,一个高个的小伙子认真地走到政委面前,标准地行了一个军礼,大声说:“报告首长,我们能不能抱抱她。”政委一脸难色,用乞求的目光看了看小李,小李脸红了,也被这群远离亲人的兄弟的真情感动了,她动情地喊:“弟兄们,谁想抱就来抱吧!”她的痛快反而让工人们都不好意思了。你掀我,我推你,就是没人走上前去。最后还是那位高个子怯怯地向小李走去,小李主动伸开双臂,深深地拥抱了他,俩人的身体都在微微地颤抖。
  后来,政委告诉小李,在他们走后,那位抱过她的高个子,被大家围上去拥抱得差点喘不过气来。于是班长作了安排,每人拥抱三次,男人们的猛劲,把高个子的脖子都勒出了一道梁。以后,人人都抢着为高个子帮忙,要是和他挤着睡一宿,激动得几天都睡不着呢。听到这些,小李差点放声大哭。
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,每次提起,她都情不自禁,眼睛湿湿的,她动情地说:“就是那简单的拥抱,让那些男人们孤独的心灵战栗,艰苦单调的生活有了色彩,有了光芒。这样的拥抱有价值,这样的拥抱太神圣了。”

这篇文章符合了我所认为好散文的几个特点,一是有真情,不做作。二是细节独特,让人难忘。三是文字朴实,不卖弄。

陕西著名散文家陈长吟说,人生在世,乃漫漫长旅,下地开始走路便是出发,最后沉寂于大地的怀抱便是终点。 人在世上有很多旅伴,除了长相厮守的配偶,最忠诚、最贴身、最听话的就是书了。在书的世界中,最受人咂摸、琢磨、折磨的则是散文。 每次外出,带什么书都让我费尽思量。因为旅途辗转曲折,多拿一件东西都会成为负担。可对于知识分子来说,书又不能少,它是消解孤闷的良药。于是,我收拾行装时,总站在书架前犹豫再三,将几本书拣进拣去,然真正与我上路的,还是散文。诗歌读起来短小不过瘾;理论读起来枯燥伤脑筋;小说需要一气览完不能中断,并且很少在短时间内回头去重新翻阅;只有经典的散文书,你可以随时品赏随手放下,可以从中抽阅不按秩序,可以钻研某篇,沉浸某段。散文的人生体验,广抒胸臆;点击社会,直面现实;机智幽雅,闲情逸韵;精练语言,短小篇幅。这些都适合来调节人生苦旅的倦意。其实,不光读书如此,对于作家的创作来说,散文也是最好的旅伴。你的读书笔记,它是散文;你的演讲发言,它是散文;甚至你的俗常日记、你的交友信札,它都可以是散文。 人生的节奏不可能像诗歌那样老是激情澎湃,也不可能像小说那样老是虚拟冗长。散文的停停顿顿,左顾右盼,时而疾跑,时而散步,才是一个常态。孙犁年逾花甲,散文写得越来越精彩;季羡林九旬之后.仍然挥舞着散文的笔;还有很多诗人、教授、理论家、科学家等,都用散文描述着他们最终的智慧和哲思。 散文可以为小学子起步助跑,也可以为文化人养老送终。 

散文的写作并不难,难的是培养发现美好的眼睛,难的是发自内心的真情。只要生活真的触动你内心,你愿意用真情拥抱世界,就一定能写出有体温有心跳有温暖的美文力作,就像老李写出的那篇《《寒风里的拥抱》一样。

Tags:散文 真情 世界

作者:鱼在洋 责任编辑:李 苗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支持

  • 喜悦

  • 新奇

  • 疑问

  • 幸福

  • 同情

  • 感动

  • 不解

  • 无奈

  • 搞笑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
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