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商山文艺 新作快讯 正文

吴琼最新小小说《云开月明》

字号: 2013-01-05 10:23 来源:商洛新闻网 我要评论(1)

她是他们那个班最早应聘出去上班的女生。19岁,还是孩子的她做了孩子的老师,虽然也管孩子的吃喝拉撒。忙上一天,晚上回到宿舍累得胳膊腿都疼。但她很兴奋,在一种全新的环境中生活,让她处处感到新鲜和好奇,特别是孩子们像小鸟一样喊她开心老师时,她的心里和脸上真的很开心。还记得刚到这个幼儿园时,食堂阿姨请假了,她就被安排去食堂帮忙。择十几斤韭菜,包十几斤饺子,她干得腰酸背疼,老师傅一声"这女子挺能干啊",她还是在心里骄傲了一回。后来,她去医疗室帮校医给孩子们检查身体,去档案室整理档案......当她在给父亲的电话里喊累时,父亲说,累点没啥,你不是还学到很多东西吗?她说,是啊,帮校医给孩子们检查时,孩子们都喊我小医生呢,整理档案,接触的都是学校领导呢。

大概是一个月后吧,她原来班上第二批应聘出去的同学工资1200元,她忽然就很悲哀。她来到这个幼儿园累死累活,工资才500元。打电话给父亲,父亲总说,已经不少了,如果你没有应聘出去,如果你现在还在上学,不是还要花钱吗?她想着父亲说的也对,就按父亲"好好干"的话继续好好干。还有一个理由她没有说出口,那就是她工作的幼儿园是这个城市的"贵族"幼儿园,环境非常好,而且她不是和其他同学一样,应聘出去就是专职保育员,她还是给孩子们上课的老师。

过了"六一"节,当她还沉浸在和孩子们过节的氛围里不能自拔时,忽然接到和她一同应聘出来工作的好友的电话。好友在电话里说,你猜我现在在哪里?她说,不在学校就在学校啊!这是她们之间经常的对话,前一个学校是应聘工作的幼儿园,后一个学校是原来上学的学校。好友在那边说,你这次说错了,我在潼关。潼关是这个省里最东边的一个县城。她"啊?"一声还没有落地,好友在那边说,我半个月前来这儿做专职舞蹈老师了,工资是1500元。她在恭喜之后,是深深的遗憾。这时候,她的工资才是800元,并且还要两个月里扣除300元的押金。她又一次给父亲打电话。她说,我不想干了。每天累死累活才这么一点工资,能干啥嘛?父亲在那头说,好好干,不要和别人比。你还是个孩子,还是个没有毕业的学生,那些工资已经不少了。这次,她有点生父亲的气了,在电话里大声说,我就是不想干了。父亲没有和她一样喊,还是耐心的说,我知道你累,下班了就好好休息。我的意思你还是不要跳槽,好好干。到最后,她还是听了父亲的话,认真做好自己的工作。

这次,她在给父亲打电话没有打通后,直接给父亲发了一个短信--很累。我实在撑不下去了。我请假回家待几天--没有给父亲商量的余地。十几分钟后,她接到父亲的电话,她以为父亲还会在电话里规劝她,父亲只说了一句话,想回家就回来吧,只要不影响你在那儿以后的工作。她说,那不会。她很快请了假,第二天一早就坐长途汽车回了家。

见到父亲,她一下子哭得稀里哗啦。她把满肚子的委屈都说给父亲,学校新来了两个老师,一个是姐姐学校毕业的(姐姐上大学),一个是英语N级。她们的工资都是一千多......她很后悔当初没有好好上学,没有考个好大学,现在只是个幼师,还是个烂学校,也没有什么专长。到学校几个月了,还是那么一点工资,连新来的都不如。她感觉领导明显对新来的老师好......她说着说着眼泪就不争气地往下流,声音也哽咽了。她说,她真想重新去学一门专长,舞蹈或者英语......也许是被她突如其来的眼泪吓住了。父亲半天没有说话。好一会儿,父亲说,学一门专长也好......关键是.....去哪个渠道去学?正规幼师学校是统招的,你现在还能再去高中念三年啊......学舞蹈、学英语,也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学好的......况且你已经快20岁了,再过几年也许就该结婚了呢。一边听着父亲的话,她躁动的心慢慢平复下来。她以为父亲会说她以前上学时不好好学,如今落到这个地步怪谁的话,但父亲没有说,父亲在试试探探地说完这些都不能实现的话后,还是说,就在那儿好好干吧,你还是个孩子,领那些工资已经很不错了。再说,你只要好好干,时间长了,领导看在眼里,一定会给你加工资的。她擦干眼泪,对父亲说,我其实知道这一切都不可能的了,时光流逝就再也不会回来。父亲说,明白就好。回来了啥都不要想,好好玩几天。

礼拜三回的家,按道理在家完全可以待五天的,可是礼拜六她就对父亲说,我走啊。父亲说,多待两天吧,才回来。她说,不了,我赶过去要洗衣服,礼拜天还要备下个礼拜的教案呢。她对父亲说,上个礼拜,学校领导听了她的观摩课,也不知结果咋样?不管咋样,她都会好好工作,因为她爱那些孩子,那些只有三四岁的孩子。

礼拜一,她刚上班,就接到学校通知,她被正式应聘到这个幼儿园了,她的月工资是1700元。在那一瞬间,她有点眩晕的感觉,感觉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。

那天晚上,她给父亲打电话,爸爸,我成正式老师了,我的工资是1700元,比我们班上应聘出去的同学工资都高。电话那头父亲很高兴。她能听到在她连珠炮似的话语间父亲"啊--啊--"的回应声。挂了电话,她的手机短信铃声响起,打开,是父亲的--守得云开见明月。好样的,女儿。

那一刻,她流下了幸福的眼泪。 (发表在2013年《小小说选刊》第一期。)

个人简介

作者吴琼,网名【江东璞玉】,1966年生于陕西省商洛。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。陕西省精短小说研究会副会长。郑州小小说学会会员。入住番薯网百名微型小说作家。作品被《小小说选刊》、《微型小说选刊》、《爱你》、《最美文》等选刊转载。作品入选《中国微型小说百年经典》等权威选本和年度选本。获第七届、第八届全国微型小说(小小说)年度评选奖三等奖。出版小小说集《唱着生活的男孩》、《一里一里的阳光》、《一条自由飞翔的鱼》。散文集《半个苹果的爱》。诗歌《爱的履历》。

Tags:吴琼 小小说 商洛

作者:吴琼 责任编辑:李 苗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支持

  • 喜悦

  • 新奇

  • 疑问

  • 幸福

  • 同情

  • 感动

  • 不解

  • 无奈

  • 搞笑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
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