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商山文艺 人物 正文

文友贾建霞:清水出芙蓉 天然去雕饰

字号: 2013-04-08 10:02 来源:商洛新闻网 我要评论(0)

认识贾建霞,是2009年的圣诞节。其时,刚领过“放歌六十年金丝峡杯征文大赛”奖的丹凤几位朋友,在商州文友的相邀下,相聚在美丽的仙娥湖畔。建霞就是其中唯一的一位女性。年近不惑的她,“丹凤才女”的美名早已为商洛众多的文朋诗友传颂,而她走向文学的路,却鲜有人知。

典型的文学青年

上初中时,写作文就是建霞最头疼的事。后来,她哥哥给她买了一本作文书,她就当宝贝似地捧读,反反复复,终于灵性。中考时,本来很平庸的语文成绩,就因为作文的缘故而冒出了很多,使她终于实现了走出农村的梦想。上中专时,适逢改革开放初期,文化大繁荣以不可低估之势在校园内兴起,唐诗宋词,元曲楚辞,汪国真、席慕容,《傲慢与偏见》,《红与黑》,《简爱》,《呼啸山庄》等国内外的文艺作品在宿舍频传,这一本传遍了又不声不息地换了另一本,喜爱读书的建霞如饥似渴,废寝忘食,夜以继日地阅读,没有明确的目标和选择,只有满腔的热情和膨胀的读书欲望,文学青年的典型特征,在她身上活灵活现地体现!

那时候,写日记,几乎是每个女青年的嗜好,犹豫了,寂闷了,恋爱了,思念了,都会第一个将思绪如实吐诸笔端,即使最要好的朋友,也不见得第一个会听见对方的真正心声,这就是少女的羞涩。也正是这种难以启齿,才练就了很好的文字功底。那时候的女性,大都是有着这样文字功底的。建霞也不例外。上学时写,参加工作后,当年知心知底的同学们都各奔一方,更是少有了交流伙伴。社会的繁杂和庸碌,让她这个耽于幻想的女子常常陷入无端的困惑和迷茫中,日记,依然是她最可靠最忠实的伙伴,她的徘徊,她的向往,她的格格不入,都在日记中一一见证。后来,恋爱、结婚、生养孩子、机构改革、工作变迁,都让她吃不消,她更加地低迷,甚至失望,既就是在社会的大洋中费尽心力拼命挣扎的情况下,她也没有忘记用日记记录下自己的心路历程。她呼喊、求救,但是一直得不到回应和帮助。而她从没有绝望过,也许这就是文字、日记给她的力量,它不仅缓解了建霞的压力,情绪得以全然的释放,而且让建霞从中看见了文字的不可替代的独特魅力。她依然坚守着文字这片纯净的地界,没有人侵犯,没有干扰和芜杂。

 顺畅的文学创作

2002年,与建霞为邻的童正家老师出书,让她帮忙校对。期间,童正家无意中看见了建霞给单位写的稿子,虽然是工作汇报,但其中的词句还是区别于古板的公文的,很让童老师欣赏。于是,童老师问建霞平时写没有,她说一直写着,但没有章法,童老师劝建霞投稿试试。这就有了建霞发在商洛日报上的处女作《纺车摇呀摇》。那是2002年的6月17日,在基层上班的建霞下班回家,坐在院子里的张笑天老师拿着报纸,非常高兴地告诉建霞这一消息,彼时,建霞欣喜若狂,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那些日子,是建霞最为欣喜和激动的日子,在公交车上,熟人问她夸她,在单位,领导称赞同事羡慕,散会之后,村干部满楼喊着要她请客,她知道,他们都是真心地替她高兴的人。她一直心存感激,感谢生命中这些与她有缘的人,是他们的鼓励和关注,让她内心温暖着,并坚信了文学的路子。他们是她人生路上的贵人,是建霞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且心存感激的人。

就这样,建霞走上了写作的不归路,她的烦恼,工作、生活的压力,都以文字的形式表达出来,这样不仅自己心头轻松了,而且他人也受到启示,得到共鸣。她呐喊、呼唤,她用文字与命运抗争,与生活谈和。

建霞是个有梦想就敢于去追求的女子,她有和睦的家庭,有安稳的工作,但她却没有安于现状而不思进取,即使是在她最为艰难的基层工作时段,她都能坚持白天上班下乡,晚上读书写作,那时候,没有电脑,她常常坐在被窝里,将稿纸放在屈膝的膝盖上,写工作汇报和安排,写自己的心灵故事,写生活和命运,常常一写就是一整夜。这样的坚持,于她是一种幸运,她没有辛苦的叫喊,没有无奈的抱怨,而是常常心存感恩,感谢命运,让她和文学相遇。

渐渐地,除了读书和写作,建霞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,她不善于女红,不愿意花心思过分地打扮,更不会去涉猎女性的公交角色。她素静简约,为人善良真诚,不愿意绕弯子和揣摩,她想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读书和写作上,除了生活本身和社会要求,剩余的,她将心思几乎都用在了她所爱的文学上。文学成了她的知己,她的不愉快,社会的不公,都让建霞以文学的形式从中找出些微的感动和正面的东西,她从不写污浊的、反面的东西,这不仅是为了净化自己的心灵,净化社会,而且怕脏了她的笔。她始终认为,文学是一片净土,她要用文学的笔法抒写好的、健康的、昂扬向上、激发人心的、善意的东西。她勤奋好学,将别人休闲的时间用在读书和写作上,每天傍晚或节假日,都是她最为享受的美妙时刻,或捧一本心仪的书细细地品读,或将横亘在心中的思绪记录下来。这些记录和发现,就是一篇篇被人反复诵读的散文,质朴明丽,自然纯美,清新脱俗,思想深刻,立意独特,无雕琢装饰,不扭捏造作,不故弄玄虚,不哗众取宠,已形成自己独有的风格。从2002年开始,建霞先后发表散文、诗歌、报告文学、论文等400余篇(首),作品散见于《商洛日报》、《散文选刊》、《陕西工人报》、《陕西老年报》、《陕西文学界》、《秦岭文学》、《绿风》、《中国诗歌报》等刊物,多篇文章入选《回望30年》、《富民曲》、《宏泰散文选》、《采芝》等书籍,获各类文学奖20余项。仅发表的散文作品就二百余篇。十年了,她想给自己一个小结。于是,就有了中国文联出版社即将出版的她的散文集《暮春那一袭绿》。

 快乐的文学故事

为文必先做人。建霞是一个为人谦和、低调、沉稳、安静的女子。她以文学为荣,以文学为乐。她常说自己办不了事,帮不了人,但她却用自己的方式,帮助了许多需要帮助的人。那一年她下乡在村,接到一个替人代写征文稿的电话。忙完工作的她,急忙坐公交车赶回县城,直奔熟人住所。夏日的正午,没有电风扇,没有空调的房子里,热汗淋漓的她听完熟人的意图后,急忙回家。边走边浏览杂志的她,不小心被路边的电线杆碰了头,由于心急,她没顾上疼痛。回到家里,她才感到额头上痒痒的,似有汗流,她用手背摁摁,却是血。这个痴心于文学的女子,没顾上医药,就开始了埋头写作。写作中的她,是纯碎快乐的,是如痴如醉的,是远离烟火没有是非的清净世界。她喜欢并醉心于这样的世界,即使有疼痛,即使没有一分钱的酬劳,她也乐在其中,乐在用文学帮助人的意境中。她几乎是有求必应,即使在病中,在忙碌的工作中。她常说人求人,张口难,被求者,不仅被对方高看,而且在对方心中掂量了好久,认为是一个好事能为者,才出口相求。她曾经一整夜,为异乡的朋友写征文稿,曾经牺牲整个假日,为要好的同事写事迹材料,曾经一边打点滴,一边为朋友反反复复修改稿子……这个不会说“不”的女子,虽然受了苦和累,但心里乐哉,当她得到朋友的征文获奖的消息时,当她得知朋友被评选为省级先进时,当她修改的稿子被报纸刊用时……她心里的自豪和安慰,甚于朋友,这个视文学高于一切的女子,以文学为乐,以文学为荣,只要是和文学有关的请求,她都应,倾其所有,力所能及。

这些年,随着她发表作品的不断增多,“才女”的名气也越来越大,因而慕名找她的人也越来越多。凡是来向她咨询、求教的人,不论是乡村的泥腿子,还是青涩的文学爱好者,也不论是退休老人,还是为文学而疯狂的热血青年,她都能友善相待,谈文字和作品,谈创作和读书感受,这是以文学为最高境界的心性使然。她的好学与谦和,为所有人共识。2009年,丹凤县有史以来的第一份纯文学刊物《商山》面世,作为散文编辑的建霞,倾注了太多的心血。为培育文学新秀,那些新手稿件,需要好多遍打磨。为了那些稿件,两个休息日,她几乎不出门,反反复复、不厌其烦地修改,直至满意。她的敬业,是在工作岗位养成的。凡事,不论大小,只要建霞负责,必做到善始善终,尽心尽力,毫无差错。她还利用有限的闲余时间,帮助业务人员,将那些手写稿件打印。她的所为,被编辑部所有人员称颂,她的人品,和她的文风一样,朴实无华,赢得老师、朋友的喜爱。

《牛虻》的作者伏尼契曾说过:“一个人的理想越崇高,生活越纯洁。” 文学是个清贫和寂寞的行当。在如今越来越浮躁的经济社会,能潜心于文学、甘于清贫和寂寞的女人,少之又少。而建霞,是个例外。除却生活和工作,她独爱读书和写作。她简静自足,不喜热闹,不浮不躁,不解释不张扬,不媚俗不厌世,喜悦静好。她的处世,也许不合适宜,她的认知,也许有些传统。但她依然,享受在自己臆造的纯碎的世界中,不离不弃,终生为伍!她的人和文,正应了李白的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 ”,年轻而富有文学潜质的她,是商洛、乃至陕西文坛一颗闪耀的新星。

Tags:贾建霞 丹凤 文艺

作者:王良 责任编辑:李 苗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支持

  • 喜悦

  • 新奇

  • 疑问

  • 幸福

  • 同情

  • 感动

  • 不解

  • 无奈

  • 搞笑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