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商山文艺 美文欣赏 正文

大云寺的红梅开了

字号: 2014-03-27 10:54 来源:商洛日报 我要评论(0)

这样的日子,正是春风弄骚,春意盎然,春花发情的浓烈时光。虽乍暖还寒,却挡不住春天脚步匆匆,最爱花心芬芳弥漫的,当是那蝇蝇嗡嗡蜜蜂。

那里有花事,那里就有蜜蜂的影子。循着蜜蜂脚印,撞进这样一座古寺。古寺规模不算大,故事却悠久韵长。寺里有唐韵,大殿有宋乐,还有娓娓动听、元明清乃至民国的寺院兴衰故事。往事越千年,大雄宝殿木顶,不知换了多少遍?寺里通幽曲径,不知改了几十几道弯?寺里晨钟暮鼓,竟不知流失于何方?

堂前飞燕,飞殿绕梁,亦不知他们的祖先当年曾依附王家?还是攀高谢家?嗡嗡蜜蜂,抚弄着一朵朵红梅,颇像古代帝王好色于后宫佳丽三千那般缠缠绵绵。蜜蜂使劲嗡嗡然着,鼓动起春天纷纷花事。

仰视刻满楷体“大云寺”字样方砖的大殿山墙,心境来一次极快穿越。回到大唐,也是这样一个春暖花开日子,一个春风拂面的早晨,一个令人销魂的明媚春光里。挪步在这般境地,没了整天的匆匆忙忙,将心境时针,拨动到尽可能的慢档,信其悠闲自在漫步。既然是一场穿越,穿越便是接地气,与古人神游神交神聊神通……虽然心不迷信于佛事,却醉意于禅境。放飞情思,信马由缰,任思绪的千里马纵横驰骋,任想像的翅膀无穷变幻开屏合拢。虽无庄子《逍遥游》那般浪漫空灵与博大襟怀,却也怡然自得。

陶醉于物我相融的世界。也许就在那块石头上,曾有一本读得发黄读得破烂,读得如同一块豆腐一样细软的《大云经》?一代代方丈主持甚至好学的小沙弥在孜孜不倦披阅?一盏青灯,一袭袈裟,黄老经卷。《大云经》,就这样经历一个个老和尚口口相传,心心相印,佛经思想也就插上高飞的翅膀,一往无前,飞向信徒们神往的极乐世界。烟雾缭绕的香火前,有虔诚的众信徒,有求超度的芸芸众生,更有不绝于耳的朗朗诵经声。

一袭灰色长袍,包裹着一颗颗遁世的淡定慈心,包裹着立地成佛的久久神往,包裹着一个时代的禅宗与神秘。想那《大云经》,亦不过一代女皇武则天称帝的理论依据耳!出生于并不显赫家门的则天女皇,需要的不单是一支强心针,除了男女间那雨露滋润禾苗壮、万物生长靠“太阳”的生理需求,恐怕最需要一个师出有名的佛门家族做强大的政治背景!就这样,则天女皇不但要将佛像塑成自己的娇俏面容与迷人形体,还要将佛思想改造成如同自己的思想一样,圆滑对接。

李家天下的唐王朝,男子专利的皇权帝国,任一个绝色女子将一个王朝弄得天翻地覆,那是需要多大的勇气毅力与政治谋略?这是皇权历史上寥寥无几的女人成功案例!历史总有惊人的相似之处,读俄国女皇叶捷卡琳娜的故事,亦正好说明“世上万千事,谁说女子不胜男”的简单而深邃道理。

现代国学大师陈寅恪认为,《大云经》与武则天的关系牵扯到佛教文化和儒家传统之间的差异。武则天以女身称帝,有违中国传统儒家文化观念,所以她只能从佛典中寻找根据,而《大云经》里女菩萨为转轮圣王的预言正好适合她……

一个铁腕女人,命运注定将她与当时那个格格不入的社会联系一起,任其将封建纲常伦理道德,来一次大颠覆、大“淫乱”。千秋功罪,任由后人评说。不论后世多么褒贬不一,这寺院,曾经朗诵过她的精神代言,曾经云集过她的忠实信徒,曾经传播过她的正统思想。从某种意义上说来,从来佛事都是“与时俱进”的典范。

历史的鲜活故事,消失在茫茫的尘迹中,不用过多的叹息,不用过分夸张,终究前人来过,后人来过,更有后来的你我他皆来过大云寺。来过的,就留下脚印,虽不能踏铁留印般震天动地,终究有那么一场浪漫畅游;有那么一个欲休还说的故事,讲不完,听不尽。面对一面冰冷墙壁,凝视着汉字雄风“大云寺”,大云寺不语,却由砖墙代言说话。试问,世界上哪有汉字如此挥斥方遒?一段熙熙攘攘历史,因文字的存在而存在,因文字的美丽令其三生轮回!

转过大殿绕过墙角,穿越幽径,再一次走近那树红梅。无数只蜜蜂在蝇蝇嗡嗡追逐嘻戏着,莫非伊也得过武则天女皇教诲?蜜蜂就这样与一树红梅缠绕一起,也许那红梅正是最爱美男子的武则天?那些蝇蝇嗡嗡的蜜蜂帅哥,就这样既追星又追腥着女皇身上那浓郁特殊气息?好色的蜜蜂,此时莫非正在一边做着窃花大盗,一边振振有词地诵着《大云经》?不忘觊觎面若桃色的武则天女皇美丽与肉体?

女皇“好色”的故事,当年曾从这儿流传出去吗?也许只有“大云寺”的一面墙砖明白。只是那“瓷得像砖一样”的“大云寺”,总是守口如瓶。试问,来过的人,去了的人,几人听到过他侃关于武则天的色迷迷故事?墙砖三缄其口,武则天就让它永远保守住自已惊天秘密。

蜜蜂贪婪非常,抚弄着花蕊,抚弄得花枝乱颤,却得意非常!春风亦不忘来助兴,拥抱着一朵朵梅花,亲昵个没完没了,好一个情种!好一对对痴男迷女,就这样在大云寺里,继续演绎属于自己的如胶似漆新版浪漫故事。那么多拍客,你可知道红梅的重重心事?知道年年红梅,为谁绽放?为谁争艳?为谁表白一颗火红的心?

这样情境,你也许会联想起唐代的崔护,只是崔护那情种,有赏花的情致,却无惜花的真诚,亦算不上真正的护花使者!要是当年带走上年那枝“桃花”的话,也许就不会吟咏那样的失落诗句“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”。

一个花季,一个春风醉人的日子,一个梅花绽放且从容的早晨。还有蜜蜂——来自大自然的小精灵,在飞啊,唱啊,跳啊,那一树红梅,任相机咔嚓响声四起,依旧笑春风。

Tags:大云 红梅

作者:谢新正 责任编辑:唐俊峰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支持

  • 喜悦

  • 新奇

  • 疑问

  • 幸福

  • 同情

  • 感动

  • 不解

  • 无奈

  • 搞笑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
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