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商山文艺 文艺评论 正文

看商洛花鼓戏《带灯》

字号: 2014-08-06 17:57 来源:商洛新闻网 我要评论(0)

七月酷暑,时感身沉头木,偶看商洛花鼓戏《带灯》,顿觉清泉沐身,耳聪目明。

剧情从镇政府大院开始,这里是现实中有职有权最小的衙门,虽地处偏远,但结构健全,各种矛盾必然要反映到这里来。只见政府一帮人各具特色,贾(假)书记永远不露面,整天在外开会跑事情。副的是白仁宝白先生。马副镇长,是个药罐子。其他几位:吴(无)干事,瞿(择)干事,胡(胡)干事,作者起这些人名是颇具匠心的。

这时上访专业户王后生又寻镇政府闹事来了,他说镇政府这地方风水不好,好人坐不住胎不长久。镇长也抱怨说,解放前这里便是土匪窝。那么现在呢?还是穷山恶水出刁民,上访者不断,上面的文件又像雪片一样落下来,到这高寒的山区,自然就聚积在这里。这一帮人在干什么呢,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敷衍塞责,麻木不仁,得过且过,能推就推,能拖就拖,挖坑打牌,而且还抱怨连天,人心涣散……这时带灯来了,一个萤火虫出现了。

且听他一亮相的唱词,樱花末尽菜花开,商山洛水映丹霞。山民只盼春来早,三月己见燕归家。短短四句把天、地、人、事交待的一清二楚。随着带灯的到来,确是像黑暗里亮起了一盏灯。

人满为患的镇政府只剩下厕所旁的一间小房子了,只有让她暂栖身吧。

带灯出身普通家庭,没有特殊背景,是靠勤奋考出来的公务员,当然接着地气,深知人民的呼声,怀着一颗善良热情的心到岗位来工作的。她有一句名言:好的听,不好的坚决不听。把一个女性的爱投入到工作上,事业上,正像一个带着光和热的萤火虫,恰如卖火柴的小女孩,在寒夜里划亮了火柴。

在物欲横流,唯利是图的当今,她那世人皆浊我独清,世人皆醉我独醒的精神,是多么地难能可贵!所以她处事就当然与众不同,没有架子,没有官腔,没有横眉冷对,没有指手划脚,没有随波逐流,没有人云亦云,表现了一股纯朴的正气。

她同情弱者,憎恨强暴,起到了萤火虫的自律自亮和佛前灯的作用,故曰带灯。这也表现了作者的一种思想和高超的艺术。

在农村都是歪人的天下,黑恶势力有所抬头,但都得披上一件合法的外衣,打骂群众,横行乡里,贪赃枉法,为所欲为,就如元黑虎和马连翘(马马虎虎、连连使俏)投怀送抱,拿身子换低保,带灯在这表现得一身正气,坚决反对,并且还叫元黑虎把上访的死者拉回,勇揭元黑虎的老底。带灯表现出了大智大勇,虽是女流无缚鸡之力,却有伏虎之技;虽一时制服了元黑虎,却给后来埋下了隐患,人民群众看到了一线希望,黑夜里看见了萤火虫。

带灯来自基层,当然良心未泯,几件小事是可见对人民群众的态度。当林医生来告知朱声唤的父亲老上访户朱召财快要死了,想见儿子最后一面,几天不能合眼,镇干部一个个不以为然,装聋卖哑,溜之大吉。唯有带灯,发了侧隐之心,把犯人从监狱里保释回来,这时朱召财早以死了,没召到财反召了灭顶之灾!带灯也在灵前安慰了一番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

朱声唤大受感动,他声声唤着,声唤着冤屈得明,声唤着遇到了好人!就这样又引起了麻木不仁,漠不关心的冷血领导们的嘲笑与攻击,说什么有损镇干部的形象,还能给老上访户守夜送终。还和柿子沟13位职业病人家属结成老伙计,协助上访,这些冷潮热讽,污泥浊水一齐向带灯泼来,并且扣了工资,会上挨了批评。

矛盾进一步升级,当有污染的工厂要落户樱镇时,大基建将开始,元黑虎为首的一伙霸占了河道沙场,卖给建筑工地。其他几位不服,也要在河里挖沙挣钱,在利益面前,双方寸步不让,而且大打出手。带灯又及时赶到,挺身而出,大声疾呼,阻止这场暴力行为,减少了生命财产损失,自己却被打得头破血流,可事后却得到了降两级的处分。这时又雪上加霜,她的爱人和她要离婚,她只有无奈地签了字,在这双重打击之下,一个小小的萤,怎能经受得了,她当然病倒了,一个佛前的灯,也快蜡烛成灰泪始干了。

剧情至此,题旨鲜明,剧作家要唱出最基层的坚守与斑斓,要集聚黑夜中的光亮,要身处泥污心向莲花。

《带灯》反映当代农村社会问题,剧作家以深厚的人道主义情怀呼吁对社会管理体制的改革,深刻且犀利。可以说,根据原著,剧本改编地好,是成功的,唱词也堪称是绝妙好词,结合表演艺术,给人心灵以震撼。这“带灯”不是那《带灯》,冰寒于水,青出于篮,萤火虫变成了夜明珠。(王应天) 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支持

  • 喜悦

  • 新奇

  • 疑问

  • 幸福

  • 同情

  • 感动

  • 不解

  • 无奈

  • 搞笑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