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商山文艺 文艺评论 正文

电影《太阳照常升起》的符号读解

字号: 2015-03-13 11:31 来源:商洛新闻网 我要评论(0)

第一次看电影《太阳照常升起》时我正高三,被电影如梦似幻的画面折服;本科时重看,惊异于姜文瑰丽的想象力和随处可见的隐喻;最近再看,我尝试着用所知不多的符号学知识来对电影做一个粗浅的文本细读。在我看来,电影是用如此之多的各色符号构建起极权时代人压抑的情感与性,用人们苏醒的情爱欲望消解极权叙事。

疯妈苏醒的情爱之梦

电影的第一部分应该是全片中符号运用最多也最为晦涩的段落。若用较为粗浅直白的符号分析,我暂将其理解为疯妈情欲的集中爆发。电影序幕第二个镜头就出现了疯妈梦中“长着黄须子的鱼鞋”,接下来用一个17秒的特写镜头表现她映照在高光下的双脚,再跟拍她裸露的双脚走在去往供销社的路上,从土地到木板路再到石路,疯妈的双脚骨肉停匀、洁白有力。女性足部的性暗示非常明显,中国男性的恋足传统可谓源远流长。疯妈将鞋系在树上,被一只唱着“我知道我知道”的鸟儿叼走,而鸟也是民间对男性生殖器的俗称。绣着鱼的鞋被鸟儿叼走,这是疯妈情欲幻想多么明显的意指。至于小队长在水中惬意仰泳,裸身撒尿的意象,也可理解为个人暂时摆脱体制压制,回归自然之后的身心平衡。

民间把绝不可能发生的事俗称为“没见过羊上树”,而电影中是对这句话的反用:羊明明上了树,疯妈说:“谁说没见过羊上树”。疯妈的这句话是对世俗偏见的反击,也是内心坚守爱情的宣言——她偏要一个人把孩子养大。“你也不是什么都懂”,片中共重复出现过4次,第一次是对老师,第二次对猫,是表达自己的爱情观——自己的坚守不需别人认可。她讲给儿子自己和李不空的相识,把他和苏联女人喀秋莎的信件给儿子看,这在某种程度上表明她早已原谅了丈夫,还深切铭记着当初的爱情。这在某种意义上是个人话语对抗极权的一种叙事策略。

  极权时代压抑的情感与性,极权话语对个人话语的消解

摸屁股便是对极权时代性压抑的极好象征,露天电影是那个物质、精神皆为贫瘠的时代的集体娱乐方式,压抑的性欲望就在这黑暗中集中爆发。五个屁股于一晚被摸,这本身是件极具戏谑和无奈意味的事,但梁老师被误认为是流氓、被众人明晃晃的手电围剿就是件很荒诞的事了,表现在视听语言上就非常的黑色幽默了。林大夫的形象永远都是湿漉漉的,头发永远浸着水,被长期压抑的情欲即将爆发的形象让人过目难忘。

影片第二段故事开端就是风度翩翩的梁老师在弹唱《梭罗河》,在极权时代他仍有自己的一片天空。但当他被冤枉为流氓之后,这些权利就被剥夺了。电影始终笼罩其中的是李主任嘹亮的《我爱五指山,我爱万泉河》的歌声,无孔不入的极权符号强迫性进入个人生活空间。这“陌生感”便是来自体制对个人的异化,对个人空间的吞噬。

电影结尾的态度无疑是积极的,就像食指那首著名的《相信未来》,太阳照常升起,一切都会最终回到正常的轨道。

(作者系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研究生) 

Tags:符号 太阳 电影

作者:杨祎 责任编辑:王昆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支持

  • 喜悦

  • 新奇

  • 疑问

  • 幸福

  • 同情

  • 感动

  • 不解

  • 无奈

  • 搞笑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