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商山文艺 文艺动态 正文

清明里的乡愁

字号: 2016-04-08 11:11 来源:商洛新闻网 我要评论(0)

老家一直是浓得化不开的乡愁。最为绵长,浸入骨髓,终生伴我的是父亲的坟茔。

又是清明,我提前几天就开始准备祭坟用品,弄了些柏树苗,把车塞得满满当当,失眠了好几个夜晚,在清明的前一天,我踏上故土。父亲的坟上并不落寞,坟后的野樱桃花喧闹地粉白,莲翅花一片灿然地黄,坟前空地上春草顽强地吐着新绿,几株柏树绿盈盈地呈现着生命的不息与劲翠。

认认真真,充满虔诚地又栽下几株塔柏,跪在坟前焚烧纸钱的时候,我早己是泪流满面。我知道,这些纸钱冥币,只不过寄托我的哀思罢了,父亲是享受不到我的孝心了。

“子欲孝而亲不待”,这句话我感触最深。一九八九年的八月,我刚拿到丹凤师学校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,父亲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姊妹几个。从此,失去亲人的痛便时时镌刻在我的心上,那种痛的杀伤力无比沉重,每当提起父亲,我便会泪水充盈,文字写到这儿,我早已泪水满面,不能自已。初中刚毕业就失去父亲,那是心房随时震颤的痛。所以,当我见到对有人老人不好,我会很生气、很愤怒。 

在儿时的记忆中,父亲的身影永远清晰,走路不快略有些跛。那是当年全中国人为之骄傲的抗美援朝战争给父亲留下的印记。冰冷的朝鲜,冻伤了父亲的手脚,他右脚大拇指、食指,左脚大拇指,右手食指截指。我直到现在也只是知道因为父亲只有兄弟一人的缘故,他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国家安排工作的优厚条件,回到了爷爷奶奶身边。他每年都领取一点数目很少残疾退伍军人抚侐金,这也是当年家庭收入很大的一笔来源,在十几年后,哥盖了新房我再让他找那本皱巴巴的红色纸本时,他竟给弄丢了,我生气了很长时间,那是父亲生命的延续,是他荣光的见证,就那样不见了,直到现在,我仍耿耿于怀。

生产队时候,为了多挣工分,让我们姐弟几个吃饱饭,在母亲勤俭持家,精打细算在基础上,父亲主动提出了别人不愿意干的活一一给生产队放牛,那活无论天晴下雨都要赶牛上坡,夜晚还要铡草喂牛。铡刀我很小就会用,以至于对古戏文中包拯的龙虎狗三口铡刀很是觉得亲切温馨。夏秋季节是山坡上野果成熟时候,父亲的口袋永远是我们的粮仓水果袋,下雨天,每次从父亲湿淋的口袋中掏出的野樱桃、洋李果、苦李子会格外鲜亮,我们姐弟几个吃得格外贪婪香甜。现在想来,冒雨放牛的父亲浑身湿透,看到一株挂满山果的小树,蹒跚地赶去采摘,那对于腿脚不便的父亲是怎样的一种艰难!我们渴盼的,吃下的,是父亲对儿女无尽的爱呀!

父亲在田间地头忙碌的身影睁眼闭眼间也都在眼前,他一年四季很少闲过。包产到户后,我们家人多劳力少,父亲又腿脚不便,他要干完所有的农活就不得不付出比别人更多的辛劳,常年的劳作,使他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,我们年龄小也不懂事,只是在看到父亲忙时默默地帮着自己力所能及的忙,而父亲所忍受的病痛我们一概不知,直到现在,我们姐弟几个仍无法原谅自己当年的无知。

父亲总对我们说:“你们好好念书,就是砸锅买铁也要供应你们上学“。就是在那谆谆的话语中我才坚持读书,有了份工作。可惜的是,父亲却一点也没享到儿子的福。

清明,是溢满哀思的季节。整理父亲的坟我做得很认真,重重地叩了三个响头后,在坟前我站了好久,在姐夫和弟弟一再催促下,我才含泪默默地走了。

故乡,有爷爷、父亲。 明年,清明。年年,清明。清明,年年!我都会回来!

Tags:乡愁

作者:马宏玉 责任编辑:刘勇朝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支持

  • 喜悦

  • 新奇

  • 疑问

  • 幸福

  • 同情

  • 感动

  • 不解

  • 无奈

  • 搞笑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