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商山文艺 美文欣赏 正文

雨 夜

字号: 2019-07-18 10:07 来源:商洛日报 我要评论(0)

我的童年是在母亲的织布机所发出的嗡嗡声中度过的,织布机上那梭来回飞舞的情景直到这一刻还历历在目,那时候的母亲不到四十岁,挺年轻的。 

我还记得母亲用麻绳子纳鞋底的时候,在左手的中指上,母亲总要戴上一个顶针。好奇的我曾一次又一次的试戴母亲的顶针,只是那被戴在我手上的顶针却根本起不了作用,每试一次,那针屁股总把我稚嫩的小手戳的鲜血直流,惹得母亲心疼。 

我挺幸运,是家里兄弟姐妹中的老小,母亲的爱给的我最多。后来,我已经参加工作了,母亲还常常把我当个孩子对待,她隔三岔五总给我往学校送家里压好晾干的面条、自家地里的菜、门前树上的樱桃、栗子! 

读完高三那年,我们家里遇上了困难,奶奶生病了,日子十分艰难,最初父母亲都不同意我复读,我气的号啕大哭,关起房门,钻进被窝不理他们,还把被子给摔到了地上,寻死卖活地闹,父亲没有闹过我,又经不住母亲的唠叨,终于同意让我复读。 

直到现在,我才想明白当年母亲支持我上学是有原因的,我想一半应该是源自她自己,母亲自小是外婆唯一的宝贝疙瘩。母亲经常给我讲她小时候的事,八岁那年,已经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了,别家的孩子都去学校读书了,可外婆却没给母亲报名。用母亲的话说,外婆是在怕母亲上了学,长大后会远走高飞。母亲还告诉我,后来,她都几十岁的人了,还参加了大队上组织的扫盲运动。没上学念书成了母亲心头一辈子的遗憾,所以她才肯支持我高三复读。 

如果当初母亲也坚决反对我高三复读,那后来的后来,我将在干着些什么? 

不是每一种设想都适合想象,但是总有些事情会让我们时常想起,总有些人让我们一生都铭记、感恩! 

门前的樱桃花开了、谢了,簇团似锦的栗穗儿映出一道彩虹,在这天气阴阴沉沉的仲夏夜,窗外雨声岑岑,街上灯火依旧阑珊,母亲的样子像似藏进了窗上的绿皮玻璃的后面,我又一次清晰地看见了并不高大的母亲,她那大大的眼睛、瘦瘦长长的瓜子脸、笔直修长的双腿在我眼前一遍又一遍的浮现。 

想着想着,感觉母亲仿佛正轻轻地向我走来,我伸了手去触碰母亲的脸,想要调皮地刮一下她高挺的鼻梁,捋捋她齐耳的短发,不觉我走到了窗户前。可是,我却只看到了窗外流着泪的绿皮玻璃上映出了我自己的脸……

Tags:

作者:会会 责任编辑:陈丹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支持

  • 喜悦

  • 新奇

  • 疑问

  • 幸福

  • 同情

  • 感动

  • 不解

  • 无奈

  • 搞笑